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六章 暴跳如雷的脑残吼
    在灰谷收到瓦蕾拉和纳萨诺斯分别传来的消息时,查理曼略微思索了一会儿,最终选择让大军留在灰谷平推部落,自己则是先传送回奎尔萨拉斯处理其他事情。

    反正这种两军正面对垒的情况,他一个人留下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奇谋这种东西……占据优势的时候没有必要去冒那个险。

    没错,优势,随着海加尔山援军的到来,远古誓约再次在灰谷战场上占据了主动,就算加尔鲁什在奥格瑞玛气得暴跳如雷也没用,这是他多线开战所必然会承担的后果——兵力不足。

    如今克孜坦率领的科卡尔半人马依然在贫瘠之地北部和玛加萨的恐怖图腾牛头人打着游击战。

    但尴尬的是,如今的牛头人早就今非昔比,虽然依靠科多兽的脚程依然追不上半人马,但是从头覆盖到脚,甚至连坐骑都批着铁甲的牛头人让半人马犹如老鼠拉龟……无从下手。

    虽然半人马在加入部落后武器装备也得到了一些更新,但要说冶炼技术和装备品质……部落依然差了联盟和誓约一大截。

    半人马的骑射游击战术在老对手面前毫无疑问的吃了瘪,他们的箭矢落在牛头人身上只能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根本无法突破附魔盔甲的防护。

    相反,牛头人们只要抓住玛加萨呼唤大地力量改造地形的机会对半人马发起一次有效的突击,半人马的损失就会让克孜坦恨不得亲自冲进去将玛加萨大卸八块。

    ……虽然实际上他打不过玛加萨这个进入史诗级的老萨满。

    南贫瘠之地的战局也大同小异,卡德加传送回卡拉赞并没有给达拉然带来太大的影响。

    罗宁依然与凯恩的地面部队牢牢的将野猪人控制在他们的老家剃刀沼泽门口,连大门都出不了。

    而吉安娜则是派出塞拉摩的舰队会和库尔提拉斯的海军一起顺流而上,首先对之前一直自诩中立的棘齿城展开了报复攻击。

    虽然加兹鲁维手下也有不少武装商船,但他们的战斗力和库尔提拉斯这种专业海军相比差了一长截,从一开始就被戴林追着屁股狠揍。

    接连被击沉多艘船只,加兹鲁维肉疼得捶胸顿足,但打又打不过,部落的海上援军也根本不存在,他只能将所有剩余船只赶入港口中,高举免战牌,连海上贸易都只能无奈的暂停了。

    留下塞拉摩舰队控制住棘齿城,余怒未消的戴林继续率领库尔提拉斯舰队北上。

    虽然在吉安娜的劝说下放弃了进攻暗矛岛,但当他到达奥格瑞玛东部的拳刃海湾时……戴林所有的怒火都向部落那在他眼中看来十分可怜的舰队倾泻而出。

    “砰!”

    加尔鲁什一拳砸在大酋长宝座的扶手上,他怒火冲天的大吼道“我早就告诉过古伊尔要拔除北方城堡!现在好了吧?库尔提拉斯跑到我们门前来撒尿了!”

    伊崔格忍不住在心里腹诽道‘要不是你主动攻击北方城堡,库尔提拉斯怎么可能派出舰队直接袭击杜隆塔尔……戴林·普罗德摩尔又不是没脑子的人。’

    虽然心里对加尔鲁什的智商和逻辑感到绝望,但作为大酋长顾问,伊崔格还是只能暂时劝住这个不让人省心的青皮小子。

    “大酋长,我们如今的舰队根本无法和库尔提拉斯抗衡,龙喉氏族的空军部队也前往东部大陆的暮光高地了,还是暂避其锋吧,这笔账我们迟早会讨回来的。”

    “哼!”

    加尔鲁什重重的喘了几口气,他也知道现在卡利姆多战局全线劣势的情况下无法做到有效的反击。

    奥格瑞玛内部除了大量苦工外也就只剩下一群只能陆战的库卡隆卫队,对海上的攻击根本无能为力。

    “贫瘠之地和灰谷的情况如何了?希尔斯布莱德和阿拉希高地呢?”

    伊崔格苦笑着摇头“不怎么好,誓约解决了海加尔山的危机,他们的空天战舰从海加尔山直接将援军运送到灰谷最前线,好不容易扳回的局势再次发生了改变。”

    “南贫瘠之地的野猪人也被达拉然浮空城和地面牛头人混合部队压在剃刀沼泽出不来,他们对整体战局起不到太大的帮助。”

    加尔鲁什烦躁的大喊道“全都是坏消息!能给我一点振奋人心的东西吗!?”

    伊崔格摊了摊手说道“唯一算好消息的……应该是扎伊拉督军率领的龙喉氏族吧,她们已经进军到暮光堡垒前线,还趁着矮人没注意时对他们发动了一次袭击。”

    “哈!果然还是扎伊拉靠得住!”

    加尔鲁什这幅得志就猖狂的神态让伊崔格对他越发失望‘这样的人真的能负担起部落的未来吗?古伊尔……我想你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早知如此还不如以雷霆手段压服玛格汉兽人,就算为此产生一些内乱也比现在这样好啊……’

    ————————————————

    “这样啊……”

    查理曼听完奥妮克希亚的讲述摸了摸下巴“不管怎么说,瑟拉赞恩愿意归属于秩序阵营就好,也不指望她为战局出多少力,只要不帮着恩佐斯捣乱就行了。”

    奥妮克希亚没好气的说道“那个像石头一样顽固的丑陋老太婆!我废尽口舌才说服了她,这还是她看在我新任大地守护者的面子上勉强答应的。”

    “指望她出兵帮忙?我觉得还不如等到死亡之翼自己噎死来的靠谱!”

    “呵呵。”

    查理曼安慰的摸了摸自家坐骑一号的头发,看奥妮那副忿忿不平的样子,恐怕在瑟拉赞恩那个老顽固那边吃了不少苦。

    “深岩之洲的后续工作姑且交给大地之环吧,残余暮光之锤的清剿交给萨满和土元素就行了,接下来你跟我出去放松一下,我们去卡拉赞见见那个应该被噎死的死亡之翼。”

    查理曼打趣的拍了拍奥妮克希亚的头“你亲爱的父亲似乎对当初卡德加差点撕裂他身体的事情依然耿耿于怀,这会儿还死心眼的对着卡拉赞发动猛攻。”

    奥妮克希亚歪了歪头,有些疑惑的说道“在我印象中,死亡之翼确实是很记仇,但是也不至于放下其他所有事情独自一人死盯着卡拉赞吧,难道卡拉赞内部有什么对他有用的东西?”

    查理曼哂笑一声,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皮甲“呵……谁知道呢,不过他有其他打算倒是可以肯定,让我去会会这位分别一万年的老熟人吧,不知道他能不能认出我来。”

    bq

    </br>

    </br>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