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8章 打板子
    第278章打板子

    好吧,小功就小功,赏银二两算什么,打叫花子呢,给二两银子,在杖责两板子,这就是传说中的打一棍子再给个甜枣?

    用一种无辜的眼神望着谷大用,谷大用只好再次瞅了瞅圣旨,看着上边红色大印,再三确认后,还是苦着脸点了点头。

    “苏公子,这.....确实是圣旨,不是假的......”

    谷大用此话一出,旁边那位锦衣校尉就有点不高兴了,你们这叫什么话,我特么吃熊心豹子胆了,敢假传圣旨,你们到底是啥人啊,竟然敢怀疑圣旨是假的。

    那校尉冲着谷大用瞪眼睛,谷大用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看了什么看,你当我想呢,你瞅瞅这圣旨上写的,谁看了也得怀疑是假的啊,就算小孩子过家家,也没这么假的啊。

    一道假的不能再假的圣旨,偏偏是真的。

    校尉苦着脸,拉了拉谷大用的袖子,“来的时候陛下吩咐过,让你亲自执行旨意。”

    苏公子接过圣旨,脸色有些难看了,还让谷大用亲自执行,这特么要真打啊,弘治皇帝啊,你到底是个啥意思?

    书房外,一群听墙根的,毕竟这可是苏公子第一次接圣旨,那也就代表着简在帝心了,众人还是很感兴趣的。

    张紫涵一边听,一边笑,居然要打板子,咯咯,苏立言,你也有今天啊。

    苏公子这边接了圣旨,谷大用就拉着他往里屋走,弄得苏公子好不自在,“大用,还真打啊。”

    “苏老大,你别这么看着我啊,大用胆子不小,但也不敢抗旨啊,你放心,我手上很有数的,保证你破皮肉不疼!”

    破皮肉不疼?苏公子老大不乐意了,还有破皮肉不疼的,就算你谷大用打板子功力十足,也没这么能耐吧,哼哼,还想骗我。

    最终,苏公子还事乖乖趴在凳子上,等待着板子。

    半柱香时间后!

    “大用,真的不疼?”

    “你放心!”

    “好吧,你轻轻打!”

    “.....”

    “嗷.....大用,你特么的轻点.....”

    谷大用举着木板子,心里想吐血,苏公子,你叫唤个啥啊,还叫的这么惨烈,我这不是还没打的么?

    “.....大用,你还能不能行了,你知不知道明明知道自己要挨打,板子却偏偏不落下,那种感觉是痛苦的煎熬!”

    “......”

    让打的是你,不让打的也是你,我到底是该打还是不该打?

    一炷香时间后!

    苏公子终于从里屋走了出来,他右手扶着墙,谷大用扶着他的左手,之间苏公子满头冷汗,脸色苍白,神情凄惨戚戚。

    谷大用在东宫当值十来年,手上提这板子打过的人没有一百没有八十,但凡动手,没少过十板子的。

    可唯有今天这两板子打得最艰难,两板子而已,足足打了一炷香的时间,打得自己都快虚脱了。

    以前,动手打人,有一种匡扶正义的感觉,今天打人,怎么会有种作孽的感觉呢?

    是我谷大用太善良,还是你苏公子太能演。

    再有下次,还是别打了,换你苏公子打我行不行,省的内心如此煎熬。

    大小姐一直守在门口的,最近苏公子日子过得太滋润,有点嚣张跋扈的,大小姐也乐得他吃点亏,可当看到苏公子的惨样子,又有些高兴不起来了。

    此时,苏公子脸色痛苦,屁股后边还有点红色,大小姐顿时就有些心疼了,收起笑容,美目狠狠地盯着谷大用。

    “谷大用,你怎么想的,怎么还真打上了,意思一下不就行了?”

    “.....”谷大用顿时懵逼了,松开苏公子的胳膊,两只手就那么炸着,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我特么冤啊,我真的没认真打啊,这都是苏公子装的。

    那位来自北直隶紫禁城的锦衣校尉神色有些复杂,张大小姐这是明目张胆的责怪谷大用没有投机取巧啊,这特么可是圣旨,就算投机取巧应付一下,你也别说出来啊。

    想来想去,校尉决定赶紧回京,就当没听见之前的话,那可是张家大小姐,有几条命敢告她的刁状。

    大小姐一脸嫌弃的将谷大用撵到旁边,埋怨他不会做事,亲自扶着苏公子往榻上走去。

    “让你平日里再嘚瑟,这次挨了打,有记性了么?别告诉本小姐,你连为什么挨打都不知道!哼,那谷大用也真是的,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你前些日子受过伤,他心里没点数?”

    谷大用正在后边站着呢,张紫涵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这些话全落在了谷大用耳朵里。

    谷大用挠挠胸口,又抓抓耳朵,表情很是尴尬,大小姐,你这话也太损人了吧,我谷大用多少也是混东宫的,该怎么办事,心里还能没点逼数?

    谷大用很想说,我心里很有数,问题是苏公子心里没数啊。

    大小姐突然变得如此温柔,苏公子心里美滋滋的,看来这苦肉计没白演,不过,他对为什么挨打,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

    趴床上后,歪着脑袋,一脸真诚的问道,“陛下这圣旨是个什么意思?赏二两银子,又赏两下板子。”

    “你啊,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想想你这段时间都干嘛了?”

    苏公子皱紧眉头,绞尽脑汁的想了想,最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好像啥也没干啊,实在想不出什么事惹到陛下了。”

    苏公子觉得自己很冤枉,我在祥符,陛下在紫禁城,隔着十万八千里远呢,我是练了什么样的神功,才能惹到这位中年大叔。

    张紫涵哭笑不得的掐了掐苏瞻的胳膊,“到底该怎么说你呢,就因为你什么事都没干,陛下才要打你啊。只是轻微的警告你一下,让你心里有点数而已。”

    其实吧,张大小姐觉得陛下这两板子打得对,别说弘治皇帝和牟斌,就连他张紫涵都有些看不过眼了。

    最近这段时间,苏公子可是整天潇洒快活,闲着没事的时候,都跑池塘边钓小龙虾玩了。你可是堂堂实权副千户啊,虽说指挥使许了你自由,但你心里得有点数啊,总不能真的什么事都不干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