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五章 训斥
    这个时候,随着两名宫女掀开帘子,崇祯大踏步走了进来,笑声依旧回荡在大殿之内,对于周奎与周绎,看都不看一眼,也不理会他们那施礼般的请安,径直向周皇后而去。

    “哎...皇后,你怀有身孕,就不要在乎这些繁文礼节了,快躺下...快躺下....”

    说话之间,崇祯已经来到了床榻之前,将想要行礼的周皇后按了回去,同时,一个侧身,已经坐在了周皇后的旁边,毫不在意周围的眼光,径直将其揽在怀里,显得很是亲昵,说话都变得和声细语起来。

    “皇后,御医不是交代过了吗?你已经怀胎七个多月,肚子都这么大了,尽可能地在床上躺着,不能有太大的动作,你怎么就是不听御医的医嘱呢?”

    很显然,似乎是传统思想的束缚,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亲热的举动,使得周皇后有一些不自然,不习惯,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很是享受,不由自主地面颊发烫,有一些绯红。

    “皇上,臣妾没事儿,御医虽然那样说,但也有过交代,为了臣妾身体和腹中的胎儿着想,适当性的走动,还是有必要的,有助于活血经络。”

    看到如此情形,周绎早就忘记了自己最先的恐惧与紧张,妄议皇上,即便是皇亲贵胄,那也是大罪。

    很显然,姐姐深得皇上的宠幸,不仅是自己,就连整个周家,也将会跟着沾光,一想到这些,周绎的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那个念头再次冒了起来,刚想要说些什么,央求赏赐,却被一个苍老的声音所打断。

    “皇上,微臣父子二人先行告退了....”

    “哎...国丈,不要走得那么着急嘛~!”

    看到崇祯面带笑意,对自己的父亲如此客气,而又不失尊重,周绎的心里有一些不解起来,父亲为何这样着急地离开?难道是不想破坏姐姐与皇上相处的气氛,乃是识趣的一种做法?

    不过,容不得周绎深想,随着崇祯后面的话语回荡在大殿之内,他的身体就是一僵,整个人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周皇后的神色也是为之一滞。

    “国丈,周绎,因为皇后的关系,朕一直都不好意直说,担心扫了你们的面子,但是,明里暗里,朕也有过多次的提醒和警告,也曾经让皇后对你们传过话,可是,现在看来,效果并不怎么样?你们并未理解朕的好意?亦或者,你们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皇上,老臣父子二人有罪!”

    这一刻,气氛骤然变得极为紧张起来,周奎山呼一声,整个人已经来到了大殿的中央,并将周绎拉到自己的旁边,同时跪了下去,就连周遭的宫女和太监,都是噤若寒蝉,不敢弄出一丝动静。

    感受到怀里的娇躯正在微微颤抖,崇祯低头看去,见到周皇后的脸色有一些惨白,不时地看向下面的父亲与弟弟,掩饰不住的担心与焦虑,心里就是一疼,有一些怜爱的将周皇后一缕秀发拢了拢,微微一笑,点头示意,好像是在说,爱妃,不用担心。

    “好了,国丈,周绎,你们起来吧~!”

    抛出这句话之时,崇祯摆了摆手,示意两人起来,看到皇后的神色变幻,这才再次看向周奎父子二人,继续说道:“按理来讲,因为皇后的关系,你们应该是朕最应该亲近之人。”

    “可是,今时不同于往日,朕现在乃是一国之君,不能像寻常人家的夫婿那般,只需在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尽量做到肥水不流外人田。”

    “坐上龙椅的那一天,从皇兄将大明交到朕的手里那一刻起,朕就不能只顾儿女私情,而是应该胸怀天下,尽早实现祖辈的中兴之念。”

    “所以,凡此种种,朕就不可能将所有的好处都给自己人,否则的话,何以治国?又怎么去要求他人?”

    崇祯的神态没有了刚刚的锋利,不在那么的咄咄逼人,显得是那么的情恳意切,好言相劝,却又几分冰冷之意,不顾亲情,有着帝王的冷漠和疏离。

    “登基之后,朕不仅给你们在苏州建立一个宅子,更是赏赐良田无数,还加官进爵,可谓是极尽荣宠,可是,国丈,你们还是贪婪不满足,想要更多。”

    周奎与周绎就要再跪,表达自责之意,却被崇祯给喊住了。

    “先听朕把话说完,不要忙着自责,也不用担心和害怕什么。”

    说这句话之时,“崇祯”还是不由地想起了历史上的那个朱由检,虽然胸怀大志,但却是没有相应的能力,最为关键的是,登基之初,就是大肆地封赏,加重了土地兼并的问题,尽管这是无奈之举,一种笼络人心和巩固自己合法地位的手段。

    尤其是对这些皇亲国戚,更是毫不吝惜,像历代皇帝一样,赏赐周边之人。

    然而,就是这些得到赏赐之人,在家国危难之时,却无人伸出援助之手,替君分忧。

    特别是国丈周奎,吝啬地就像一只铁公鸡,一毛不拔,对于朱由检的数次募捐,总是哭穷,最为可恨的是,这位国丈居然出卖自己的亲外甥,女儿的亲儿子,只为了讨好鞑子。

    厚颜无耻至极,让人恨得牙根痒痒!

    脑海里闪过这些念头,尽管崇祯的心里也是怒火滔滔,恨得牙根痒痒,但感受到怀里的娇躯再次一僵,虽未看,依旧感受那抹可怜兮兮的央求目光,心中就是一软,原本将会迸发出的强势语气,变得缓和了许多。

    “国丈,周绎,你们要清楚的明白一点,唯有大明的存在,唯有大明的繁荣昌盛,才能使得你们的身份愈发显耀和尊贵,如果大明不存在了,不仅是你们的万贯家财化为乌有,就连性命也难保。”

    这个时候,崇祯语重心长地说完这番话之后,不等周奎父子作出回应,整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将周皇后放到一边,使之倚靠在软榻之上,和声说道:“好了,皇后,你们好好聊聊吧,朕还要去万岁山一趟,有重要是的事情需要处理一下,不能再在你这里多呆了。”

    “嗯,臣妾恭送皇上...”

    崇祯离去了,周皇后再次坐了起来,在宫女的搀扶之下,倚坐在那里,好气不气的看着父亲与弟弟,有一些愤愤地说道:“好了吧,非要皇上出面,训斥一顿,你们才知道害怕,才知道老实一些,才知道以前的种种作为,有一些得寸进尺,以后要多加收敛一些。”

    </br>

    </br>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