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剑指突厥(第一更求订阅!)
    nbsp;  “突厥使团到!”

    “拜见圣人可汗,自天以下,地以上,日月所照,唯圣人可汗!”

    一队高鼻深目,目光凌厉的突厥人走入殿中,以使者礼仪拜下。

    顾承头戴十二旒冕冠,玄衣纁裳,上绣十二章流光轻动,竟似真正的日月星辰,那突厥使者原本面带傲然,但只看了一眼,就身不由己地跪倒下去。

    因为这股威严,代表的已然不是一个人,而是广阔中原的无数百姓,大隋盛世的整个国家。

    但在呈上国书时,这突厥使者又再度气势高昂起来:“我突厥将于五月后举行合归大典,东西为一,毕玄为护国武神,云帅为国师,盟举可汗,欲请圣人可汗遣使观礼!”

    此言一出,众臣怔住,隐隐起了骚动。

    实在是这个消息太过惊人,东西突厥分裂已近十年,现在居然要重新合并?

    突厥是匈奴的别支,兴起于北魏末年,三十年前势力达到极盛,西破嚈(yan)哒,东走契丹,北并契骨,威服塞外诸国,乃是北方最为强大的军事政权。

    二十年前,北周与北齐对峙时,争与突厥结姻好,输财物以求援。

    直到十年前,突厥内乱,分裂成东西突厥,实力大损,初立国的大隋方才缓过一口气。

    后世大部分将突厥分裂归功于杨坚,实际上并不准确,应该说杨坚采纳远交近攻,离强合弱的方针,进行挑拨离间,正式令突厥分裂。

    但其实早在隋朝还没有建立前,突厥在西域设立小可汗,就埋下了内乱的祸根,就像是汉灵帝分封州牧,诸侯成势,后来他一死,外戚宦官死斗,天下当即大乱。

    杨坚所为,就是推了那把劲,导致突厥一分为两半。

    而西突厥势力虽略逊东突厥,但两国合一,兵力有上百万之巨,若南下入侵,在群臣看来,绝对是一场大难。

    这一刻,众臣下意识地望向皇位。

    就见顾承摆了摆手,宫监魏进忠上前,朗声道:“使者礼毕!”

    “圣人可汗?圣人可汗?”

    突厥使者什么承诺都没得到,惊怒交集,被硬生生带了下去。

    “突厥若来犯,谁能领兵?”

    顾承俯瞰众臣。

    文臣面色剧变,却无一人敢提出议和,武将则是精神大振,狂喜不已。

    “臣愿意!”

    “臣愿带兵,灭尽戎狄!”

    ……

    顿时间,贺若弼和杨素扑出,韩擒虎、史万岁、辛弃疾、毕再遇也紧跟而出。

    “嗯!”

    顾承看向额头冒汗的文臣,落在为的两位尚书仆射身上:“你们谁可为行台尚书令,参谋三军,担此重任?”

    “老臣愿往,再举荐一人,车骑将军长孙晟(sheng)可担大任!”

    右仆射裴矩目露深思,左仆射高熲上前道。

    虽然头上添了不少白,但依旧精神矍(jue)铄,双目炯炯的高熲,万万没想到五年之后,启用自己的居然会是昔日的晋王。

    按理来说,即便启用旧臣,也不该是他这位太子党,更不可能是刚刚登基。

    可高熲很快现,对于这位陛下而言,根本不用在意这些,仅仅半年,群臣已是无所不从。

    高熲倒也释然,这位连太子都不是的时候,就能在短短半年内掌控六部大半权力,如今连关陇世家都被他打压得衰弱下去,还有谁敢逆其意?

    此刻见得大隋国泰民安,国力强盛,再想到那于王府中醉生梦死的杨勇,高熲竟有种庆幸之感。

    庆幸自己的失败,才有此盛世太平!

    此刻他出面荐才,裴矩面色微不可查地一变,顾承问道:“人在哪处?”

    “禀陛下!”

    这时黄裳上前一步:“长孙晟年前回京复旨,途中遭人所伤,正在府中养病。”

    “哦?竟有此事?”

    顾承眉头一扬:“派御医为他看病疗伤,三日后入宫!”

    ……

    “臣长孙晟,魔相宗传人,拜见吾皇!”

    第二日,仁寿宫万年殿内,长孙晟就来觐见。

    长孙晟最令人一见难忘的,不是那晶莹如玉的皮肤,而是如刀刃寒霜般的眼睛,可以不带丝毫情感,只余下绝对的算计。

    而他自报家门传承,让侍立一旁的魏进忠都是一怔。

    此人居然是魔门两派六道中,传承纵横家之道的魔相宗传人?

    “嗯!”

    顾承道:“你在突厥诱之以利,怵之以威,以夷攻夷,做得不错!”

    “臣为陛下为大隋效命,万死莫辞!”

    长孙晟毫不迟疑地拜下。

    顾承颔:“听说你妻子新丧,渤海高氏,端庄淑雅,可为良配!”

    “谢陛下赐婚!”

    长孙晟大喜。

    一君一臣丝毫不提,那所受的伤势是从何而来,只表态度。

    即便是再英明的皇帝,也不可能令群臣和和睦睦,各尽其职,毫不争权夺势。

    所以对于顾承而言,无论长孙晟是不是裴矩所伤,只要两人听命受用,便足够了。

    “依你之见,东西突厥为何合一?”

    圣恩过后,顾承开口问道。

    “此乃东突厥战神武尊毕玄、西突厥国师云帅联手为之!”

    长孙晟道:“此二人本是生死大敌,毕玄年轻时无意间巧遇沙漠神殿,自创炎阳奇功,方奠定大宗师的根基,而据说云帅从波斯初至草原,迷失于沙漠中,也入此殿,却由于毕玄所阻失之交臂,因此结下深仇大恨……”

    “神殿么?”

    顾承嘴角溢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如此大仇,能令他们冰释前嫌,确实不容易啊!”

    “最可怕的还是此次的可汗之位,乃是盟举,这本来是不可能生的事情,也不知毕玄和云帅是如何说服都蓝可汗、启民可汗与处罗可汗。”

    长孙晟目光郑重地道。

    如今的东西突厥,基本就以这三位可汗掌权,麾下部族云集。

    现在让他们推举出一个新的可汗,成为所有突厥人的王,这不吝于让已经立国的曹操刘备孙权,选举新的汉朝皇帝,再俯称臣一般,简直匪夷所思。

    “那你看好谁?”

    顾承笑笑。

    “臣的人选,恐怕不入陛下法眼!”

    长孙晟迟疑了下,开口道:“这五年来,东突厥有一伙马贼崛起,为之人,名为铁木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