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2.旗袍之约。
    182.旗袍之约。

    第八次善会夜善魁之名,不用再说,自然就是迷灯之母,南音之婆——旗袍帝后。

    廷云在思忖些许后,便不再逗留,尽管善会夜还有精彩节目。

    譬如,相亲。

    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姻。

    在廷云径自离开后,

    此节也有不少亮点值得琢磨。

    一个就是卜籁籁主动找四帝子潘赛鸣闲谈起来。

    此举,卜夕帝后看在眼里,冷在心底!

    不过,潘赛鸣似乎有点意外,意外之后,就是颇有绅士风度地接聊着。

    对于这个,卜籁籁心知肚明,这位四帝子心思难辨,而男人的风度

    ,实际就是没有热度!

    第二个就是扶隙前来向帝女潘赛婷菲行礼。

    然而,潘赛婷菲却是不冷不热。

    第三个就是,津乐道找时机来和卜寐寐搭讪。

    卜寐寐谈笑风生里,却总是时不时瞥某个地方的某个吃货。

    第四个就是,那韬腹伦竟然对究情月有意!

    而且看他殷情模样,似乎一点也不介意究情月对他的视若无睹!

    第五个就是,在竞拍过程始终不参与潘赛奉和潘赛献兄弟俩。前者在追津婗,后者在追扶冉冉。两女皆是彬彬有礼。礼数间,都还是有着丝丝不情不愿。

    第六个就是,绘梨了。这个男人他心中的最爱,其实就是和他斐位并列的左斐荀上睫荀大美人!

    只可惜,荀上睫姗姗来迟,几乎是在廷云刚离开一会儿才到。而到了之后,只是和两位帝后行了礼,以及向帝姝旗南音问好,就告辞离开。根本没给绘梨什么亲近的机会。

    最后一个就是,潘赛鸣主动交谈璞璞牵。璞璞牵有点受宠若惊。她与之友好交流之时,也在纳闷这四帝子这是什么意思?喜欢自己?不,他的眼神是一种纯粹的欣赏!

    ——————

    三日之后。

    趣楼天。

    闲客们聊的最热话题就是帝女选须!

    究竟哪个天纵之才能够抱得美人归呢?

    闲客们猜得乐此不疲!

    在自己房中静休了三天的廷云,虽然没有什么人来打扰,但却也有点困扰!

    因为他刚刚收到了三张美帖。

    一张来自卜夕帝后,内容是:贤生来城,善夜瞩目,本后心奇,故传一见。

    一张来自旗袍帝后,内容是:嫏客至媚,会上非凡,南音未周,再邀帝宴。

    最后一张则是来自璞璞牵:阁下莫测,牵欲求教,还请不吝,赴府小约。

    都是十六字,想来这就是媚页帝国的请帖习俗。

    思来想去,廷云决定先应旗袍帝后之帖,因为他看出来了,四大帝后中,这位旗袍帝后是有一丝优势的!

    她应是潘赛安雄第一个女人。

    她算是发妻。

    很快,他便在这一日午时应邀,来到旗袍宫,参加这位帝后的后宴。

    一至金碧辉煌的宴厅,他却呆了呆。

    因为厅上就三个人,一个旗袍帝后,一个旗南音,还有一个就是帝长子潘赛迷灯!

    不过,他看上去有些憔悴。

    “路客廷云参见帝后娘娘,帝后娘娘吉祥!”廷云随即回神,微躬,礼见。

    旗袍帝后淡淡而回:“嫏客不必多礼,来坐。”

    廷云接声:“谢帝后娘娘。帝子殿下,帝姝娘娘,吉祥!”

    说时,微笑示礼。

    旗南音伸手微微回礼,道:“先生请坐。”

    一边的潘赛迷灯在仔细端看了廷云数息后,才语:“足下来自何地?”

    “回殿下,路客来自脚下。”廷云打了一回机锋。

    潘赛迷灯不禁一怔,随即失笑连语:“足下妙人也!足下妙人也!”

    廷云只是微笑以对,未再言语。

    一边旗南音则是细细而盯,似乎她就想把廷云看个透彻。

    然而,她却忽然这个胡须男人的笑不能多看,否则会让人迷乱!

    他的微笑,致命女人心!

    他的微笑,似乎具有无穷俘获之力!

    这一点,就是若有所思的旗袍帝后也开始警惕起来!

    这个人,为什么和安雄有着如此相似的神韵?

    不,等等,他的神韵更浓!

    这……怎么会这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

    “帝后娘娘,不知此宴为何邀?”见三人都未再言语,廷云自己打破沉默来。

    旗袍帝后收敛心神,凝道:“在善会夜上,你怎么中途离开了?”

    廷云不由一笑,道:“廷某身穷,实在救济不了什么。”

    “哦?”旗袍帝后将信将疑。

    “先生,那你路经媚页城,可是有事?”这时,旗南音轻声一问。

    廷云相视来,接道:“帝姝娘娘,廷某只是闲云一朵,未有他事。”

    旗南音未信,而是给廷云斟了一爵美酿,才道:“先生,那你会在媚页城呆多久?”

    廷云故作思忖。

    一边三人等待。

    “回帝姝娘娘,云聚云散看天意。”廷云仍旧不露一丝口风。

    “足下,天意易弄人,人定胜天。”潘赛迷灯笑了笑。

    廷云点点头,接道:“殿下所言有理。请!”

    说着,主动举爵相邀。

    潘赛迷灯微微一愣,当即碰了一个,并道:“请!”

    看着两个大男人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旗南音心中不知有何,颇为欣慰。

    或许,嫁为帝妇,她终究是心向自己男人的。

    她旗南音终究不希望潘赛迷灯未来有事!

    因为潘赛迷灯对她的付出,真的太多了!

    “先生,恕我冒昧,不知你缔练的是何洛章?”旗南音在廷云放落爵器后,问来。

    廷云沉吟,并未立刻作声。

    倒是潘赛迷灯皱眉一语:“南儿,你……”不忍责骂,欲言又止。

    旗南音竟是莞尔一笑,道:“殿下,我自罚三杯。”

    潘赛迷灯忍不住一愣,他有很久很久没见到他的挚爱如此嫣然了。

    就是在榻上欢愉,她也不曾如此迷人!

    而看着儿子的痴态,旗袍内心暗叹,唉,灯儿,你真是被她迷得无可救药了!

    一边廷云,观看着这一家三口各自的神态,不禁有点尴尬。

    唉,还是早点离开吧。

    这潘赛迷灯本性至善,这旗南音看似性格漠然,实则还是真情流露!

    至于这美威凛凛的旗袍帝后,她这儿子就是她唯一的弱点!

    于是,在旗南音三杯一尽后,廷云欲辞来。

    可是,旗南音却是带着一丝红润,又问来:“先生,我罚也罚了,可否透露一下你的洛章?”

    这时,潘赛迷灯也变得纳闷起来,南儿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何追着人家隐秘不放?这个廷云,莫非还有什么特殊?

    当他看向自己同样凝视于人的母亲时,他这疑虑更深了。

    “帝姝娘娘,这是我的三杯。”廷云淡然一笑,随即就也自罚了三杯。

    旗南音没有变色,轻叹后,便道:“先生果然神秘!”

    廷云笑了笑,并未再接旗南音话,因为他是不太相信这个女人没有向究情月打听他的来历。即使真没有,也应该在向晚蔓和承莲花两人身上获悉了一些才对!

    “帝后娘娘,若无他事,廷某想先离开了。”

    旗袍帝后接声:“嫏客何故这么着急?”

    廷云回:“帝后娘娘,实不相瞒,廷某今天还有两个约帖要赴。”

    “哦?是哪两个人的?”旗袍帝后疑问。

    “卜夕娘娘和璞器斐。”廷云接口。

    闻者三人略讶。

    不过很快,旗袍帝后便淡淡一笑,道:“看来在嫏客眼里,本后还是有点份量。”

    “不敢,帝后娘娘贵不可言,此话实在折煞廷某了。”

    廷云忙道。

    旗袍帝后却是笑容略敛,接道:“也罢,这次唤你来,也未有何事,只是想再认识认识。嗯,这把生珍凝珠伞,就赏于你以作见面,希望未来你在媚页城尽展所学,为帝国多添福祉,护佑媚民。”

    说时,旗袍帝后便是随手一取,将她横刀夺来的生珍凝珠伞传至廷云面前。

    此举,潘赛迷灯惊讶。

    旗南音亦是难以置信。

    当事人廷云自然同是意外至极,他真没想到这生珍凝珠伞最后会落到自己面前。

    若说他对这把生珍凝珠伞不心生赞叹,那绝对是假话。那位荀左斐,确是个稀奇人物!

    “帝后娘娘,无功不受禄,廷某不能要。”

    旗袍帝后却是淡淡而笑,道:“这只是一件赠礼,无关功名利禄。”

    廷云有些无奈。

    这时,回神来的旗南音接道:“先生,我也有一件赠礼给你。”

    话落,一颗蓝中带紫的萄牛籽递来。

    不用多说,这就是她旗南音在善会夜的竞拍上得来的那一颗。

    廷云不禁尴尬了。

    一边潘赛迷灯则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的女人看。

    因为他的女人可是极少极少赠人东西。这个廷云究竟有什么特殊值得自己母亲和自己女人如此看重呢?

    “帝姝娘娘,这……又是为何?”廷云问来。

    旗南音回道:“因为先生与众不同,让人看好。”

    廷云欲语。

    旗南音又道:“先生,就这么怕拿人家的手短吗?”

    廷云苦笑一丝,最终就将生珍凝珠伞和萄牛籽收起来,并道:“多谢帝后娘娘和帝姝娘娘的厚赠。”

    旗袍帝后笑容依旧,只道:“嫏客,你可有妻室?”

    突如其来的一问,廷云有些意外,但见旗袍眼神分明不似玩笑,便道:“回帝后娘娘,廷某有室。”

    “哦?”旗袍眼神深邃。

    “先生,令正有多美?”旗南音紧接一问。

    廷云微微一笑,只道:“帝姝娘娘,廷某该告辞了。”

    旗南音欲言又止。

    “帝后娘娘,廷某就先告辞了。”

    旗袍凝视着廷云,缓缓点头,道:“行。”

    “多谢帝后娘娘谅解。”

    “嫏客,你若对媚页帝须没有意思,本后建议你只赴璞璞牵之约。”旗袍却是一转。

    廷云不由一怔。

    一边旗南音和潘赛迷灯也怔住了。

    “多谢帝后娘娘提醒。廷某这就告辞了。”

    “嗯。”旗袍不再看人。

    “殿下,后会有期。”

    “好,后会有期。”潘赛迷灯笑然一接。
为您推荐